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找回密码
开启辅助访问 官方微信
涞水门户 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科教 查看内容

《往事》诚信无价

2015-7-8 07:36| 发布者: 涞水门户| 查看: 335| 评论: 0|来自: 涞水电视台

摘要:   人人都要明礼诚信,生意人更应当以诚信为本。在我的童年时代,有一件事深深烙印在我脑海中,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“诚信”故事。   我的爸爸叫刘在,是农民、文盲,也是三里五乡闻名的买卖人。家住娄村乡北水东 ...


  人人都要明礼诚信,生意人更应当以诚信为本。在我的童年时代,有一件事深深烙印在我脑海中,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“诚信”故事。

  我的爸爸叫刘在,是农民、文盲,也是三里五乡闻名的买卖人。家住娄村乡北水东村。抗日战争时期,娄村有炮楼,水东村处其封锁沟内,与沟外的解放区是不同的两重天。但,不论沟内沟外、十里八村,爸爸都有许多做买卖的朋友,都知道他是位非常诚实又最守信用的人。

  1945年1月份的后半月,(农历已进入腊月)数九隆冬,爸爸病倒了。所有的小生意活动戛然而止。腊月十三的晚上,爸爸把我叫到炕沿他的身边说:“孩子,明天起个大早你赶上咱家的毛驴去趟孙庄儿(属涿县)郑大伯家,把我订好的货驮回家来!”

  当年我才九岁,个子又太矮。

  没等我开口,妈妈说话了:“儿子太小,再说他只和你一块儿去过孙庄儿一次,三十多里路,……不行!我不放心!”

  爸爸用很无奈的口气给妈妈解释:“那边的朋友还等着用呢!我们约定的是腊月二十以前必须把货送到。时间不多了,早一天是一天的,”

  妈妈明事理,没有死乞白赖拗着爸爸,只轻轻说了句:“菩萨保佑!”

  第二天,天刚朦朦亮,妈妈将被棉帽、围脖、大棉袄、棉靴包装好了的我掫上已经驮着大号儿笼驮的毛驴屁股上,千叮万嘱后我就孤零零出发了。

  这一天是孙庄儿大集,我到达时,街上刚刚有了一些买卖人。郑大娘一边埋怨爸爸不该让我这么个娃娃受这份罪,一边把我抱进屋里的热炕头上,用棉被焐住了我已经被冻僵了的腿脚。在吃过了郑大娘热呼呼的面条后,我就又被掫上毛驴的屁股。但那大笼驮里已经装满了货。浮头儿象是什么棉织品一类的东西,肉乎乎暄巴囊的。

  我急急忙忙地说:“我爸爸说你必须找人把我送过横歧村。”(孙庄儿离横歧大约五、六里路)大伯好像早有准备,就亲自送我过了横岐村。

  为什么要送过横歧村呢?

  当时,横歧村驻有伪治安军,依仗日本的势力胡作非为,是一支非常蛮横的军队。笼驮中的货如果被他们查出,就会惹出大麻烦。郑大伯人熟地灵,拐弯抹角串着小胡同穿过了横歧村,躲过了岗哨军卡。一直把我送到了早已封冻了的拒马河东岸。(位置下庄儿村西)。大伯拍了一下驴屁股的同时长长地舒了口气说:“快走吧,再过一个时辰你就可以平安地到家了。”

  这一天,我太累了,晚饭后,我倒头便睡。半夜时分,我被爸爸的说话声惊醒了。他正在嘱咐一位和我们家关系特好的李姓大侄子:“……你把这驮货连夜送到流井村(属易县),那里驻有八路军,找一位姓杨的司务长,把货交给他。……路过兴隆安(兴隆安是娄村西南山岭间的一个通往洛平村、流井村一带必经隘口,隘口南侧高高的蒲帽顶上建有碉堡,驻有伪军一个班)时,若是被鬼子和狗子卡住,他们只要一下手翻查笼驮底层的货,你就马上趁着夜色溜掉,连驴子带货咱们全不要了。千万不能让他们逮住你,怕是要枪毙的!”被窝中的我都觉得很害怕。

  第二天刚过午,大侄子赶着毛驴高高兴兴地回来了。进屋把一个小小的纸条交到重病躺在炕上的爸爸手上,爸爸随手递给了我。我读给爸爸听:“货如数收到,付款请查收。太谢谢了!杨即日”爸爸病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原来这批货是八路军急需的小搪瓷碗。那时每一位战士用一个特制的布兜装进小搪瓷碗,布兜上缝上两个布襻串在腰间的皮带上,喝水吃饭都用这只碗,爸爸受托之后,转请朋友从北京购得,火车运至松林店,再转运至孙庄儿。这碗属禁运的军用品,若被查获,一律没收,人按通匪处置。爸爸答应了这宗买卖,就冒着风险,即使在重病之中,也千方百计地完成了自己的承诺。

  诚信无价;一个人若不讲诚信,他定会是一位没有朋友的孤家寡人。爸爸的言传身教让我懂得了如何做人处事,即使是冒着极大的风险也必须讲诚信。这样的理念影响了我的一生。

(刘树山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关闭
关闭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关于我们
服务条款
负责声明
招聘信息
网站介绍
联系我们
联系人:王先生
电话:15932283787
Q Q:603065943
邮箱:603065943@qq.com
版权所有Copyright:2009-2017Comsenz Inc.
技术支持:县门户联盟
返回顶部